top of page

Ladybug - Signs - 24


半年前的贴,从一篇Nick Cave谈到他15岁去世的儿子的文章开始。有人问:“Do you believe in signs?” Nick说起在儿子遇难后多次见到瓢虫的经历。或许正是瓢虫出没的季节吧?但是谁又能完全确定在意识之外,冥冥中不存在那些所谓的暗示、征兆和迹象呢?

落在Susie和Nick手上的瓢虫,飞进Nick录音室的瓢虫,在他们身边经常出现的瓢虫,或许真是那个爱瓢虫的孩子要告诉他的父母们”Hey, I am here!”的迹象吧?

Signs也许只是随处可见的平常物件、事件和自然现象,它们不常被人发现或者被与生活、事件或者情绪联系起来,只是在特定的情景和情绪下,它们被赋予了特殊的意义。又或者signs的客观存在或者真实性不再重要,它们只是被用来安抚情绪以及在不确定中获得确定感的自我催眠工具。Signs变成了一种主观需要。

于是人们可以被划分成三类:对signs完全否定的人,对signs有条件接收的人,和主动追寻signs的人。

收音机里一个话剧女演员讲她自己先后两次遇到panic attack的经历。救护车里下来的,两次都是同样的救护人员,她就想,到底是要让我学到什么呢?

收音机里她唱到”自由”, 于是一只鸟从我车窗前飞过。

十一月二十四。七月二十四。我家门牌二十四。Do I believe in signs?

27 views0 comments

Comments


bottom of page